原谅我,上次朋友在微信订阅号后台留言说,我的文字太多,影响了阅读体验。好的,我以后尽量缩短篇幅,不再吓人,哈哈哈哈。

我们通常都能在图书馆中找到需要的书籍,不用支付任何费用就可以阅读,这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情。所以人们常说,如果世上真的有天堂,那一定是图书馆的模样。

针对一个难题,我们经常要查阅很多的资料,参考多本书籍,某些价值很高的书需要经常翻阅。大家不可能每次要用的时候才到图书馆去找这类书,为了方便,一定会把它们借出,然后放到自己的桌子上,要用时候直接拿就行。在这里,办公桌就好像缓存器一样,缓存着主人使用频繁的书籍。



IBM是最早研究缓存算法的发源地,在众多缓存算法中,贝莱迪算法好似闪耀光芒的宝石,即使现在,它的思想仍然影响着人们的决策,塑造着我们的社会。

贝莱迪(Belady)原本是匈牙利人,大学期间主修机械工程专业,后来因为匈牙利革命被迫逃到德国。传说,当时他身上只有毕业论文和一件内衣。后来,他又到了法国,最终在1961年移民崛起中的美国。这一次,他只带了妻儿和1000美元。1966年,贝莱迪发表了那一篇注定将被载入史册的计算机缓存算法论文。他在文中提出了一种新的缓存清理策略,建议在缓存空间满了的情况下,把未来最有可能不会使用的东西清理出去。然而,所有人都迫切地想要知道,哪些东西是在未来极有可能不再使用的呢?这意味着,这类新型算法必须具备能预测未来的超能力。听起来不可思议,真能做到吗?



科学史的发展不是一蹴而就的,每一项研究成果都有前辈的辅助,即使像伟大如近代科学之父艾萨克·牛顿也承认,自己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的。在当时,人们已经想出了一些策略,比如随机清理、先进先出、最近最少使用法。贝莱迪通过比较三类算法的变体,发现最近最少策略表现最佳,有着最接近未卜先知的效果。

该策略有这样的假想基础:如果一个程序曾经查阅过某条信息,那么在将来,它很有可能再次查询这条信息。仔细想一想,在一段时间内,我们观看浏览器上的网页,对部分内容有共鸣,将其保存在印象笔记中,在印象笔记进一步处理后,会回到浏览器程序继续观看网页。对于计算机而言,第一次使用浏览器就是线索,它暗示第二次使用浏览器的可能性。



这一算法思想也被用于今天主流的操作系统展示界面上。在windows或者mac上,用户打开多个应用程序之后计算机需要处理程序的“Z轴”叠加次序。当我们用快捷键alt + tab(Windows)  或者Command + tab(Mac)进行任务界面切换的时候,能发现排列次序和使用的时间相关,最近使用的程序排在最顶部(左边)。

最近最少策略不仅仅在计算机领域闪耀光芒,它还深深影响着普通人对待历史的态度,我们执着地研究历史,学习历史,正是因为历史很有可能在未来重演,为了创造更加幸福的未来,探索历史的真相,了解历史人物的心路历程,从而充实自我,防范危机,是极具价值的成长之路。


0 Comments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You cannot copy content of this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