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元前285年,燕、秦、韩、赵、魏五国因宋国被齐国吞并,组成联军由燕国将领乐毅为主帅向齐宣战。数月之后,齐国覆灭。 

燕国灭齐的第四年,吕不韦给齐国带来了援助物资,在卸下货物后,计划经一条陆上商道前往即墨城。经验丰富的齐国友人鲁仲连预感到了一丝不安,劝说吕不韦改走其他路线。在五国伐齐之时,乐毅将军就已经向天下人宣布,在攻下的齐国领土上实施仁政。吕不韦因此不以为意。

黄昏时分,吕不韦带着一名仆人终于来到了即墨南边的沽水河谷。残破的房屋七零八落,道路泥泞不堪,刺鼻的血腥味越来越浓烈。可算见到了一位村民,白发苍苍的老妇人站在村口,好像在等待出征的儿子回来。老妇人佝偻着腰,右手拄着拐杖,一双迷茫的眼睛望向远方,像极了面向夕阳的石像。吕不韦不敢对老人家大声说话,他哽咽着从包袱里取出装着金币的钱袋,双手递给老人。老人摇了摇头,不吭声地朝村子路边走去。吕不韦顺着老人的身影看到了村边的林子,稀稀落落的树干挂着血肉模糊的尸体,苍蝇在破衣烂布上盘旋,污血滴滴落在残叶上。

“老人家,离开这里,你跟我走吧。” 吕不韦不忍老人在这里受苦,劝说道。

话音刚落,远处传来战马的嘶鸣。“后生,快快离开此处。” 老妇人朝吕不韦大喊。燕军的速度没有给他们时间逃跑,很快围住了三人。身着棕色皮夹的燕国人拉扯着老人,吕不韦大怒,“住手,你们的所作所为就是燕国的仁政吗?”行军头目驾着马匹高傲地走到吕不韦面前,他冷漠地盯着眼前这个商人,不禁哈哈大笑,“仁政?当年齐国攻入我燕地,杀我族人,夺我财产,征我粮食,占我城池,所到之处,无不血流成河,他们可曾想过有今天?你一世俗商人,有何资格在此质疑我燕军国政?” 吕不韦高声呵斥,“五国伐齐,乐毅将军告知天下,所到之处,必行仁政,你们敢违抗军令?或者,燕国如此明目张胆地欺骗世人?”头目甩了马鞭,目光一闪,“我们奉将军之令,在此处征收军饷赋税。这个村子不但拒绝缴纳军赋,还联合起来攻击我军,留着不杀,难道还要养着他们?” 

“你们征收多少赋税,我替他们缴了。” 

“三年的军赋,你能帮着全部结清?” 头目轻蔑地笑着。 

“说说总额吧。”吕不韦冷静地回复。 

燕国战士感觉受到了挑衅,“来人,把他们统统绑了。” 燕军一拥而上,把吕不韦等人用大绳子捆起来,扔在马背,风驰电掣地离开了。来到了燕军大营,燕人囚禁了他们,一番挑刺审问,终于从吕不韦身上搜出来了不少金币和小样货物。头目总算开心起来,“此商捐出财物,助我燕军,留他一命。”

吕不韦搀扶着奄奄一息的老妇人赶到了一处堆满尸体的废墟。方圆数十里找不到靠谱的大夫,吕不韦主仆两人守着老人,寒冷漆黑的长夜里,老妇人泪眼模糊,只剩下一根手指能微微动弹,她已经快断气了,用尽最后的力气对吕不韦说,“好……好后生,战乱之世,金钱买……买不来太平!”老妇人睁着眼睛,望着吕不韦,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
“金钱买不来太平。”老妇人的话久久回荡在吕不韦的脑海中,它像铁锤砸碎了吕不韦的商家富贵梦,让他懂得在这个战乱之世还有更加强大的力量,唯有顶峰的权利,掌握国家公器,才能决定他人生死,才能保护自己珍视的人。

自此,吕不韦开始了自己的计划,利用累积的财富铺开从政的道路。在赵国发现的赢异人给了自己行动方向:进入秦国,助其登位,成为举足轻重的权臣,名垂千秋。


0 0 vote
Article Rating
Subscribe
Notify of
guest
0 Comments
Inline Feedbacks
View all comments
A prohibited operation
0
Would love your thoughts, please comment.x
()
x